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   找回密码  加入我们
楼主: 奇克叶

[口袋文学] PM进阶篇---161、连收(2016-04-22) [复制链接]

Lv.7 口袋职业训练员

冷眼看世界...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UID
13218
帖子
5921
精华
1
积分
2488
BP
0 点
阅读权限
70
注册时间
2007-2-7

[内涵勋章]08-5-1内涵问答殿军章

双子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133 (GT 130)
 双子宝贝图鉴:3 (GT 3)
 宝贝养成成就:4 (95 Pts)
发表于 2008-9-27 22:45:38 |显示全部楼层
分享到:
十一和十二基本都是由哲理和奇克叶的心里想法支配的......

那样的话,是会使得文章的深度大大加深,但是真正看得懂的又有多少个(其实我也是看懂其七八成)...

还有这应该会是冒险文吧,那么这些太哲的东西应该要简略点.....

↑以上纯火的见解,可以忽视↑
請...請忘勒硪吧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9-27 23:25:11 |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火恐龍 于 2008-9-27 22:45 发表
十一和十二基本都是由哲理和奇克叶的心里想法支配的......

那样的话,是会使得文章的深度大大加深,但是真正看得懂的又有多少个(其实我也是看懂其七八成)...

还有这应该会是冒险文吧,那么这些太哲的东西 ...


有这么难懂吗?十一到十三(预定)主要是交代背景,还有主角被驯训的心理变化过程。
我想可以从中详细反应,pm被驯服前后的心理变化,我觉得这是pm和人类间一种值得探讨的东西。
不过后面写到主角的对战,我想应该就能够写出些刺激一点的剧情......

使用道具 举报

Lv.7 口袋职业训练员

冷眼看世界...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UID
13218
帖子
5921
精华
1
积分
2488
BP
0 点
阅读权限
70
注册时间
2007-2-7

[内涵勋章]08-5-1内涵问答殿军章

双子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133 (GT 130)
 双子宝贝图鉴:3 (GT 3)
 宝贝养成成就:4 (95 Pts)
发表于 2008-9-28 12:59:39 |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奇克叶 于 2008-9-27 23:25 发表


有这么难懂吗?十一到十三(预定)主要是交代背景,还有主角被驯训的心理变化过程。
我想可以从中详细反应,pm被驯服前后的心理变化,我觉得这是pm和人类间一种值得探讨的东西。
不过后面写到主角的对战, ...



让我说真心话的话,是有点难懂的
的确,PM被驯服后,不听主人的话,一般人(包括我)都会认为那是那主人的能力不足,而忽视了PM的想法....
探讨的话,感觉会变得很深奥的
到这里都是以奇克叶为主要人物的,难道以后会改成奇克叶的主人么?!
請...請忘勒硪吧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9-28 18:29:35 |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火恐龍 于 2008-9-28 12:59 发表



让我说真心话的话,是有点难懂的
的确,PM被驯服后,不听主人的话,一般人(包括我)都会认为那是那主人的能力不足,而忽视了PM的想法....
探讨的话,感觉会变得很深奥的
到这里都是以奇克叶为主要人物 ...


嗯......那下回我尽量写得白话一点,此外角色我没有转移的规划......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

UID
229829
帖子
78
精华
0
积分
10
BP
0 点
阅读权限
10
注册时间
2008-9-28
发表于 2008-10-2 10:14:45 |显示全部楼层

环境开会

好长,不过挺好看的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0-3 21:41:16 |显示全部楼层
十三、偿清

  可能吧?本以为将得的误解,其实已经是理解。不同只是,理解的更深、理解的更广、理解的更全面吧?她的话,令我明白-吉利蛋曾言的成熟……。

  “不要害怕,菊草叶……其实我选择你的主要原因,只是想要帮助你──带你走出……那个你所深陷的恐惧而已!其实我是知道的……当看到你从球里被放出来时,我就已经知道了……趴在桌上的你其实正承受着恐惧,迫使你装作不会遭选上的PM,来想要去避开我的选择。其实那时候……你叶子所反应的朝气,却已经让我知道……你的恐惧和正受着它折磨地你的可怜。”

  听着,她这么说道。当下我呆愣着,脑内惊愕泛滥。原来,会被选到的原因,全是自作聪明的结果啊……原来,早在选择我之前,她就已经知道:我那潜藏在心底,堆动愤慨、推动行动的情感……原来,其实误解的是我-是我误解了那时候,她对我做的安抚,其实不是对着我被选上的惊讶,而是对着我刚到这世界的惊惶。如果,没有自作聪明;如果,没有装模作样。也许,她就不会看穿我的心理;也许,她就不会因为可怜,进而选择我了吧?虽然对自己的行为,感到后悔;但却对她,浅浅地体会到……某种温暖。

  “本来我始终不知道……你恐惧的来源,所以才会因此一直揣摩猜想,甚至分神忽略了你身旁的小火龙……它的心情,造成了对它无法预防的刺激,也造成了对你无法阻止的惊吓……我知道其实过分的不是皮卡丘它,而是一时忽略小火龙它心情的我……但就算是这样,我还是很想要能够……帮助使你因惊吓而恐惧进而想逃跑的心,可以走出来──不要再这个样子了!”

  继续听着,她这么样说道。同时见她走近,但却害怕不再,只是从没发现-原来她竟拥有……这么样能够感受、能够把握PM心理的能力啊?终于想通……那时候皮卡丘的梦话,怎会是如此放松?怎么会如此柔和?毫不紧张与痛楚、毫不抑郁与伤心。原来,是已得到她的理解了吗?原来,是已受到她的原谅歉意了吗?忽然间,浅浅暖意,转化为暖流,流淌入我心底。
  
  “其实我也是知道的……你很善良,所以才会冒着回来让我收服的恐惧,也要把伤重的皮卡丘它送到我前面……所以才会冒着重入球里的恐惧,也愿意给我机会,使我能够对你负责……所以也才会在昨天听到我的话后,想到自己伤害了出来找你的它后……歉疚痛哭。因此、因此我也不想再看到是这么样的你,却还反而要一直受着这么样的折磨──!”
  
  听着、还是听着,她这么样说道。越说,却越触动心弦。即便,跟我所知有些出入。然而最后的结尾,配上她蹲下,于眼前出示:那个已断开成两片,令我恐惧无比的白球。暖流再转化成激流……一浪,冲击出我的感动;一浪,冲击出我的眼泪;一浪,冲击出我理智的漏洞。努力克制,不要再次失控,跟昨天一样的失控──反覆,自我警诉道:她只不过是对我,没有落井下石、没有在可压迫时压迫、没有在可多踹几脚时,多踹几脚罢了。不能够自己……就这样子:自我做贱,任她摆布,再去重现,跟昨晚相同的失控。那时扑倒在她怀中,磨蹭感激痛哭……甚至还真差点,就放声叫出,效命致死的誓言。突然想起那种,被折磨多时的PM们:不管何人、不管何物,只要再施以小惠,则就效命致死地下场。或许现在,它就将要发生在我头上……这一令我可喜的感觉,实在让我感到太过的可悲……我不要,就这样接受,变成这样──不要──!

  “……菊草叶,请你相信我──只要……你不令我为难,让我能够对你负责。那么……不管如何,我都一定会遵守──对于你的承诺!也许……你不喜欢旅行、不喜欢战斗、不喜欢让人对你负责──可是,做为你的训练师,我还是衷心的……向你恳求:希望你能够对我的这些自私容忍……我保证:也将会补偿你──使你能够变强、使你能够快乐──好吗?菊草叶。”

  听着、依旧听着,她这么样说道。一臂,拥我头入怀;一臂,顺我叶纹轻抚。反射性的,本是紧绷、本欲挣开,却很快的,化为酥软、转为留恋。身体上,如遭下药般地,那种快速变化,令我惊悸、令我警觉。可惜,流入的温暖,似已灌满,一切惊悸、一切警觉,都给它溶解。不论其言正确与否,亦不论克制与否,却还是感动、还是继续流泪。不知道,这是因为对我坦白的感动?还是因为了解,有放我于眼内的悸动?或许,都有吧?

  或许感动,不在于言意,而在于态度?之前,她对我的欣喜,就已经是明确:选我,是绝对有战斗的因素。因此,要对我掌控、要命我战斗、要令我相随……任何一点,都绝不会少,只可能更多。即使裂开医生的白球,依旧有仪式上的红白球-仍是可以的:对我牵制、对我束缚;也还是可以的,令我有所恐惧。然而,尽管如此,却是至今,还都没听过:能够有这种训练师,能够对PM说出这种话。虽然,对于自私的事实,已十分清楚、已感同身受。可若现在,自己真是位训练师……大概也仍没法,能够对其PM们,将此事实如她般,坦白的言说吧?

  或许成熟,不在于了解,而在于把握,将了解转化为力量?毕竟,单靠束缚,以维系关系,自始自终,都并不牢靠。然而,只要得其心,其它维系的措施,都将不再有意义。对自身假想,若真为只普通的菊草叶……恐怕前三番话,就是已经足够-令它感动大哭,扑倒胸怀中磨蹭,反覆对着自己嚎叫立誓:那些什么永不分离、效命到死的肉麻誓言……不过现在的结果,也只是令我动容掉泪,以及在不知不觉中沉醉。虽然来到此刻,处于她怀中的自己,也是已经不知道……到底,已对她醉点了,多少下的头?幸好依旧能够肯定,可以拥有……些许的克制。顶多,对于我这只PM,所该要让出的东西……是再也已经无意、无趣,想再要与她讨价还价:大概,所得的信任,已偿清了─我对于她,抱有的所有渴望吧……?

使用道具 举报

Lv.5 口袋中级训练员

我的存在,对我来说是一个永 ...

Rank: 5Rank: 5

UID
20273
帖子
550
精华
0
积分
232
BP
0 点
阅读权限
50
注册时间
2007-8-25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0-4 10:51:20 |显示全部楼层

菊草叶,加油!

无论是对,还是错.走下去吧!走自己相信的路吧!我相信你!
~孵蛋记录~(最近MS流行这个……)
No.1 小山猪
No.2 超音蝠
No.3 欧里路
No.4 好运蛋
No.5 小鸭嘴火龙
No.6 小拉达
No.7 图图犬
No.8 漂浮泡泡
No.9 音符鹦鹉
No.10 鬼盆栽
No.11 针刺鱼
No.12 努力ing……近期推出…… 敬请期待……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0-4 21:03:49 |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shminniewu 于 2008-10-4 10:51 发表
无论是对,还是错.走下去吧!走自己相信的路吧!我相信你!

谢谢支持,虽然有点看不太懂阁下的意思......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0-10 12:52:14 |显示全部楼层
十四、信疑

  对于她的保证,还是隐隐地半信、隐隐地半疑:对于变强,我相信;对于快乐,我怀疑。

  相信的是,即便是普通训练师,也都是懂得监督。从而迫使PM们,于反覆操练中变强。当然,PM辛苦,训练师轻松;也是当然,其实还有更轻松的:直接抓强大的PM逼服使唤,更是轻松。虽知,她不是那种人。不过,也没有多大的期望……顶多相信,她应该会有耐心。可不厌其烦陪我身旁,反覆练出成果为止。不会像那种……命令PM自练后,就去纳凉、就等验收……最后成果若不理想,则与之修理一顿的轻松派训练师一样。

  可是很快地,相信却转为坚信:从首项,也就是在第一道指令中,所发现我射偏的飞叶快刀,进行训练。听她竟能照着我的角度,细部解说将飞叶快刀射准所需的绝窍,其中包括挥动叶子时,于每刻施展力度的轻重缓急与角度方位变化。好似比成为菊草叶的我,还要更了解菊草叶的身体结构,及绝招运作原理似的。假想,若靠土法炼钢慢慢去练,恐怕把叶子射光,也还是射不准。不过经她这么解说,只靠射三发叶子,及其些许的指导修正,就很快初步地掌握其中窍门。后来又射了七发,就已都熟习,她所指导的方法。同时刻,有所认同,对于她作为位训练师的实力;也是同刻,于她些许惊喜的目光中,看到了她对自己领悟能力的认同。

  几天来,接受她的训练。很快的,习得许多。每习得一项,对她实力的认同就增上一分:如何让飞叶快刀准确攻击,十尺制敌?如何以叶为盾,辅助架构反射盾,格挡敌手的近身攻击?如何洒出叶子内所储存的毒粉末,做为近身自卫的手段?如何弹射出叶内中,所驻藏的寄宿种子,给对手釜底抽薪?如何以藤蔓使出生根,搭配叶上的再生性绝招运行,进行战斗与训练后,体力流失的高速复原?如何拉高叶子,召唤自然力量,震退周遭的敌人?了解细节后,仅需反覆演练,使它们在脑中熟习,并未存在任何困难。似乎就像是,把本来这个身体内,已经遗忘掉的功能,给再次引导,令其重现般。不过,也仅仅只是这个样子,却就总让她惊喜连连。对此总觉奇怪,难道一般PM学习能力,都是不足于我的吗?还是说,这仅是她要激励,令我有所自信,才施于我的手段呢?

  尽管,对变强相信,却还是……对快乐怀疑。即使学得许多,过往所无的能力。然而,却也失去许多,过往所有的东西。做为一只……被收服的PM,除在人类时所拥有的物质,全一无所有外,连自身……许多的自由也都没有了:食的自由也没有了,得听任她安排;衣更不用说了,不是华丽大赛没指望;住的位置,虽蒙爱护,得卧于床头。可惜,无枕头被褥,相较往日,总是单薄、总是凄凉;行的范围,缩小很多。虽好过于受闭球内,却总不能、不敢离她太远,必须随唤、随应与随到。除因为那只总亲切微笑,也总是于近处监视、随时可能……会去找机会,以修理我的吉利蛋外。自己也会担心着,若太过随性……惹得她失去耐心,到时索性一劳永逸,拿球关我……那么就真惨了……因此,也只好迫使自己,都呆在能让她能一眼,即可看见的地方;育乐方面,虽受她指导学会不少,值得高兴的能力……但相较过往,曾酷爱的休闲,依旧差天共地。虽是比不上,自己能成为训练师……不过,尽管是这样.....应该也总好过:完全没有、只存有痛苦了吧……?

  可曾经,遐想着PM世界的模样?那种美好与祥和。可曾经,憧憬着到此后的生活?那种愉悦与生机。可曾经,梦想着指挥PM们的战斗?那种热血与激情。那些曾经,都曾有过,却唯独没有,做为被收服PM的曾经。有过曾经,才易适应;没有曾经,则易痛苦。还是常幻想,还是常希望:如果现在身份,不是只PM,而是训练师的话,又会如何?是已引领一只温顺的PM,进行训练、挑战道馆,让它为己战斗,以它心甘情愿的血泪,换得快感、激情与徽章?虽现已发现,其实不喜欢PM的战斗,然而过去的一切幻想,却都还是那么样的美好……每当想到此时,接着也就庆幸:幸好是化为一只,有叶子的菊草叶。可即时将那些不适应,受内心酸楚委屈所影响,而啜泣出的泪,于被发现前干净俐落地将它给拨掉……。

  虽然,对于做位训练师……不论是过去,也不论是现在,还是保有很多的遐想、幻想、希望与渴望。可是随着跟随于她身侧,也就让我逐渐明白:其实当位PM训练师,也并不是那么轻松,那么惬意的事情……从发现到,每当她正襟危坐,用功写着文件时,总会轻声、喃喃低语的习惯后,也就开始好奇、开始有兴,也就开始想要更靠近、想要听得更清。或许她认为,这对于我的驯服、我的亲密有所助益吧?自首次,了解我的好奇后。从往后,她也就总是能够大方,邀让好奇、有兴的我,静趴于其肩上,听她自言低语着……读出我能听懂的内容,并写下她自己读出,但我却看不懂的异世界文字。当然我是知道,尽管听她读写的很顺……可我仍不会天真,清楚若有敏感的东西,铁定会遭她滤除-不让我知道,但为了解这个世界的目的-这点可惜,我并不介意。

  很快就发现,训练师须考虑的事情,似乎也并不少:对于旅程方面,须考虑交通动线、地点方位、环境状况、粮食饮水外,还要考量在各地开办的某一些,对于可增进训练师见闻的研讨会、交流会、高手的演示会等等的时间。毕竟若总是走马看花,未免太过浪费时间;对PM的训练方面,除必须记录其PM受训状况、驯服程度及训练程度等等资料外,还必须提出对PM的训练规划、短中长期的训练目标与实践报告、检讨报告,定期送交所属研究所备存,以做为未来相关职位的审查资料;对PM的饲育方面,虽是不用记录跟饲育家一样详实,但为配合训练,也必须提出相应的饲育规划,以去辅助、增进训练的成效;对研究所方面,除定期送出报告以外,有时那边亦会交代些有的没的杂事,要求训练师实行记录一些,跟研究相关的训练课题;最后对训练师本身方面,除须不断进修有关增近训练PM方法的书籍、文献、报告外,还须多阅览PM中心内,电脑资料库内所录存的大量PM实战影像,以增进见闻提升本身的实力。

  从未见识,也从未想过:原来做训练师,能达这种程度,如此踏实、如此认真。佩服地知道,即便自己为训练师,也只会是动画上的那种,普普通通的休闲郊游派训练师,绝不可能做到她那样……看来,她对承诺的信念,的确坚持、的确执着……但是自己,却也感到害怕-想该不会?她将要怎么样子一步步,把我给驯服成皮卡丘那种模样,也都是已经计划好了吧?既有对我的训练计划、饮食计划,即使她没对我念出、没对我出示于那种计划……我却还是始终,天真的认为:她有那种计划,于是便又自作聪明,时常白费心力的防范,却始终搞错了焦点。直至最后的那次,终有强大力量后的企图割舍,才从就此的失败当中觉悟:原来,她的驯服并没有计划;原来对于驯服,任何的计划都是不自然、都将是会遭查觉受到警惕……唯有把驯服自然而然,流露到所有接触的每分每秒,驯服才能随着时间的不断增长而增长,亦才能够把心给抓得越紧、越紧,直至相连、直至无法分离、也直至无法割舍的最后地步……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头像被屏蔽

禁止访问

UID
230220
帖子
4
精华
0
积分
4
BP
0 点
阅读权限
0
注册时间
2008-10-10
发表于 2008-10-11 05:32:17 |显示全部楼层
大家好啊。很无聊给几个推荐。

喜欢看网络电视的朋友可以看看CCTV等频道都有.买了dhc免费试用装,等了好久,圆通快递总算送到了。网游之风流骑士有新章节出来了。先恭喜下.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

UID
230246
帖子
4
精华
0
积分
6
BP
0 点
阅读权限
10
注册时间
2008-10-11
发表于 2008-10-11 08:18:11 |显示全部楼层
文章太长了,梅儿看不过来,不过写得很好,梅儿读着读着都快哭了......

[ 本帖最后由 北莹雪 于 2008-10-11 08:21 编辑 ]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

UID
224807
帖子
4
精华
0
积分
2
BP
0 点
阅读权限
10
注册时间
2008-5-30
发表于 2008-10-12 08:41:57 |显示全部楼层
我紧张起来,自卫挥舞着自己的叶子想扫开它们,然而两片叶刀连我都没感觉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UID
226258
帖子
5506
精华
0
积分
2290
BP
0 点
阅读权限
70
注册时间
2008-7-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308 (GT 257)
 双子宝贝图鉴:51 (GT 4)
 宝贝养成成就:25 (569 Pts)
发表于 2008-10-12 18:14:32 |显示全部楼层
太不错了!!
LZ要加油写呀!!
受鬼兔子球配对求同组非同类配对。。
百变怪求配对索罗亚。。
地龙,迷你龙求配对牙龙。。还有布子可以配对。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UID
230177
帖子
343
精华
0
积分
147
BP
0 点
阅读权限
40
注册时间
2008-10-8
发表于 2008-10-12 18:20:58 |显示全部楼层
要是全写完了可以申请精华了,够长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5Rank: 5

UID
230322
帖子
675
精华
0
积分
423
BP
0 点
阅读权限
50
注册时间
2008-10-12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15 (GT 8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0-18 10:28:55 |显示全部楼层
喜欢这文风=w=好萌嗯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UID
224847
帖子
598
精华
0
积分
199
BP
0 点
阅读权限
40
注册时间
2008-5-31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0-18 11:13:08 |显示全部楼层
LZ貌似和你喜歡菊草葉吶><

話說小智的菊草葉的確很有愛。。

斗志強烈撒。 。
=..=人家……人家……人家才不是小受!
人家明明是……人家明明就是不良少年!【掀桌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0-18 14:38:47 |显示全部楼层
十五、康复

  三天后,在医生的宣布下,皮卡丘完全的康复了。虽似值得高兴,可惜却是场戏,一直监视、一直观察我的吉利蛋。之前都已告诉了我。这段时日,它也用行为,告诉了我:所谓正常PM的模样。那种在人前……总是微笑、总是亲切、总是温驯如猫、总是听言如犬、逆来顺受的模样,于转眼对其PM同类时,却一晃眼变得冷笑、变得残酷、变得喜怒无常、变得凶暴如虎。

  每每,当小纹目光,从它身上移开时,原来的亲切和善,挂着微笑的目光。马上就对我翻转为压迫残酷,挂着冷笑紧盯猎物的凶光。似在警告:别再妄为;似在恐吓:别想再抗……每次的警告、每次的恐吓,都使我心头颤栗。虽是了解,它不会在小纹面前对我怎样,但却明白:只要它找到任何机会,它就再可能对我怎么样……。

  清楚它的企图,就是要强迫我,使之不得不亲近她。恐惧,却还是让自己无法抗拒它的企图。在那日于她怀中,点了无数下头后,就开始常常地,有一种似是若真的错觉。误以为只有她,能够保护我、能够照顾我……尽管,这种错觉令我可悲,却也不得不清楚地知道:的确,目前的现实,就是如此……为避开痛苦、为躲过折磨……的确,自己也只能够……照着它的企图这么样去做。

  臆测,康复的真意,到底为何?或许,是我的表现,已得它的满意;是我的模样,已实现它所欲见的治疗;是我现在的一切,已被它所想要的一切给实现──看着它与它主人对我流露出的得意与成就、完成与宣胜,却竟是反让我又感到无比的痛苦与悲哀、激愤与不平。当它主人对着我和小纹宣布结果的那刻,对自己命运走向此刻的难过与遗憾,再次灌满于整个脑中,忍不住了……那突然高涨的情绪,使我又再次当着他、她及它面前崩溃痛哭起来。

  医生的他还是延续、赞赏延续上次的那套谬论,对小纹她高唱我多么善良的调子;我却还是无力反抗表态,虽知已有些微力量,但对于吉利蛋的它来说,却还是太过地单薄……螳臂挡车,也只有再遭受蹂躏,达至自我被毁灭的下场;不清楚,依旧在病床上安然熟睡的皮卡丘:若是醒着,会否又能查觉到,我真实的想法呢?又会否,将它所查觉到的对她点醒?不要再让抱着我的她,再次言不对心的同我安慰。这些幻想,依旧是幻想-不可能的,皮卡丘已服用几天,他所开的药与针剂。我清楚现在的它,绝不会于此刻苏醒。那位心理治疗师,是绝不会制造出这种变数,以打乱他要对我安排的一切……。

  泪中突然又瞥见它:装做关切,走到小纹脚边,由下向上,盯着我的吉利蛋。从它放心与安心的眼中,看到了另一个或许:或许,它也已经放心,她的能力已足够驯服我;她的手段已足够支配我;她的一切已足够拴住我,使我没办法再离开,或泛起离开地念头,所以才感到安心了吧?

  当午,它依然微笑着,对和小纹离去的我,卖力挥手以做为道别时,我虽千头万绪、百感交集……不过,它曾对我灌诉的事情,却还是始终无法忘去、无法去挣脱.....或许,这大概也就是它,作为一只心理治疗师助手PM的能力吧?想着,心却不由自主,受到惯性而无法远离的她牵引。不得不也随之,跟她步离了这座PM中心。

  体悟,渐渐的渗透进入心底,我查觉到:修行旅途的齿轮开始转动,似乎不再停止,也不再回头……我不知道:自己将被带往何方?或许,来到这陌生世界,根已遭断裂、心已是茫然、身已化浮萍;不管,被带到何方,也都没有差别了吧?一切惆怅、一切感伤,都已从之前的泪水与啜泣中排放,不用再像其它千千万万地 PM们一样:直到这刻才开始,在受牵引的路上、在受束缚的球里、在被封闭的牢笼中,感受到那一种撕裂、那一种剥离……这是自己的心,已经痛得麻木了吗?回望之前的那条,通向研究所的路上。忆起了天上,大嘴雀那淡淡的身影……眼睛否定了疑问,它再次湿润得,不得不再要我用叶子轻拨……。

  能够感受到,小纹有些匆忙,因为我搞出的事情,使她被延去不少出发的时间。因此,她才会略显得焦急,虽她未对此追究或言明,但我亦难免感到些许的心虚。跟她直接走过,有野生PM出没及其它训练师常活动的丛草野地,按地图直线方向赶往常盘市区。

  在途中,她放出皮卡丘,让它同我跟随在其身后。我看它很有活力,即便接受小纹指令,让其尾巴不断发出,电气的高频爆破音声波。它还是依然余刃有余地,滔滔不绝对我解说:未来我在球外伴着主人时,所应该要注意的种种事项。

  不清楚,那位医生到底对它下了什么药?令它在PM中心的病床上时,总是疲倦嗜睡的就真像头病猫般,即使看到我和小纹也仅反应两三下、发出两三声就又累倒入睡。然而,现在它的表现,却竟是天壤之别-甚至还超越,我首次见到它时的精力。虽好奇,却无解,只有无言、只有不断应承,它边走边东指西望:要我注意这边、警觉那里,小心这处、留意那方的一堆种种……不过,保护主人安全的主轴和基调,仍都是一样,没有任何改变。

  很快,就观察到:小纹对皮卡丘的指令,真是一个妙招。它让野生PM出现频率明显降低,就算出现也都在远处观望,不敢妄动。另再加上,它懂得操作电气,使自己毛发猛地倒竖,配上低声的凶悍吼叫。表演出一幕的震慑,把那些遥望的野生PM,通通给吓唬跑。接着,又像没事似回身对我和颜悦色,接续对于此幕也愕然的我解说其注意要领。

  看它,真是很懂得怎么样子,展现出强大的吓阻力量,以为主人和自己避免战斗。评估若真有野生的PM,真敢靠近拦路袭击,似乎……也就算有价可值,值得出手一战了。可惜一路上,并未真遇到有这种野生的PM。跟随她身后的我暗暗佩服,如果我是训练师的话,也不会想到有此方式。训练出这么一只,能够帮我去过滤掉,可能会遇到闲杂对手的PM吧?

使用道具 举报

Lv.5 口袋中级训练员

火恐龙联合会副会长

Rank: 5Rank: 5

UID
226107
帖子
626
精华
0
积分
270
BP
0 点
阅读权限
50
注册时间
2008-7-1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69 (GT 69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1 (29 Pts)
发表于 2008-10-18 19:42:38 |显示全部楼层
我写的完全比不上呀!!
有秘诀吗??
加盟火恐龙联合会把!!
火恐龙联合会,火一样的热情,龙一样的神奇!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UID
230177
帖子
343
精华
0
积分
147
BP
0 点
阅读权限
40
注册时间
2008-10-8
发表于 2008-10-18 19:44:34 |显示全部楼层
这文章长的我都直接粘贴收藏了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0-18 21:31:48 |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曦曦 于 2008-10-18 19:42 发表
我写的完全比不上呀!!
有秘诀吗??

多读他人的文,再写自己的文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0-25 21:33:22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天 对战的首次

十六、引领

  路上的必然,就是偶遇、偶遇训练师的邀战,却均未受派出战。似乎,她惦记还在於那时:我曾经鼓起过勇气、回应过疑虑……因此才会是现在的大概,想要让我见识,她身为训练师的指挥能力。以使我得以更安心、更放心,听她指挥、让她操纵吗……?然而遗憾的是,所碰上的对手,却仍难让我了解,她的指挥能力,原因只为对手的水平。直到查觉出她对牠的默许,也才终於明白:原来对於我这种……未曾有战斗经验的PM来说,前置作业上的接触,除了安心,还有引领、还有引导、还有循循善诱。

  与对手相较,皮卡丘牠的速度实在太快,绝招威力实在太强,甚至於总还能一派从容。倚靠着前辈PM的经验,战斗中频频拨空,回首对观战的我讲解与演示,对於战斗时的注意事项。完全是无惧-这麽做,可会把对手给气炸……的确已经不知,这路上的自己,总共为牠捏下几回冷汗?却仅知道,牠那些对手的可怜与轻松。可怜牠们始终得不到牠的认真;轻松牠们总是被铁尾一敲後就晕倒,既不会难受、也不受苦。

  牠对我说明,要快速收拾没有於战斗中,时时刻刻去警觉、去保护自己要害的家伙,其实是很容易的。每次牠一击对手就晕倒的奥秘,就再於牠所攻击的地方,是可以让多数PM们立即昏迷三五分钟的一个共通要害。它的位置多位於颈椎,只要掌握、只要对方无知、无警觉、无受过训练,很容易就可以收拾掉这种没有战斗技术水准的对手。这是在对付多数没有水准的对手时,一项非常重要的制胜关键。

  从牠自信的阐述中,我发现了:这也许就是有受训练的PM,以及没受训练PM的最大差别。如果单靠个体能力和属系别就可定其胜负,那麽所谓的PM训练师的存在就属於多余,应该改成只懂叫PM战斗的战斗师才对。尽管那种战斗师的临场指挥,确实也有提升PM战斗技术水准的效果,然而若天真只靠此种方法,也很容易就会让对方战斗师查觉而破功。若然再从PM的角度想,此种战斗师只会把PM们当成施展自己战斗技术的工具,对於要挑哪一只PM来接受指挥都无差异的家伙,以及那些只懂挑个体能力强的来指挥的家伙来说。或许,根本就没有资格说爱护PM……因为其实他们只是爱着PM的战斗,而不是爱着每只PM的本身吧?

  除了在小纹无视、以及默许之下,牠拨空对我解述演示的多余外。战斗中的其它,牠就没有一丝拖泥、没有一点带水,总是场场的乾净俐落,接续一场、又接续了一场……我开始错觉,这似是牠和小纹所精心编排过,要对我演出的对战教学影片……也许,的而且确,它的确是的。几乎,没有发现任何多余的存在,仅有牠和小纹的高度默契。路上闲荡游憩的一般庸手,平均二三道指令就可过他们一场,甚至可以推论……对於皮卡丘来说,即使只靠眼神下令或令其自由作战,以这样的方式去对应他们,大概也都是没有问题的……当然也是了解,小纹不可能会真做出,此种羞辱其它训练师的事情……。

  「穿山王──我输了……居然能避开牠最拿手的挖洞绝招,还同时朝牠要害施予打击,才一击就把牠……」

  「不、不,其实你的穿山王也培育的很好,只是我的皮卡丘比较幸运,早一步预测成功了而已。」

  「夥伴你看到了吗皮卡?不要慌,其实挖洞绝招比冲撞绝招更好掌握。不管是土壤中挖掘的声音,还是从土壤下传来的震动,特徵都要比冲撞绝招还更要明确,预测何时牠会破土发出攻击一点也不难。间且牠的破土位置也不用想,一定可以知道是在我所站位置的正下边。不管牠对这招多麽熟练、自身力量有多麽强,只要使出像这种愚蠢的绝招,就一定必败无疑──这种绝招只能欺负於看对手不见,就发起慌的没经验PM及新人训练师,只要有一点知识经验就可以轻易从中看穿,并且尽占先机了。」

  黄昏时分,第七场的对战,在小纹和另一位训练师的握手中、共勉中、和谐气氛中结束了。当然皮卡丘照例地,於对战结束时,走近对我再做总解说和结论。态度还是跟先前一样,同小纹与对手说的口气南辕北侧,还是充满自信、还是毫不客气的对我评述,全无小纹同对方训练师言词内的含蓄与安慰。

  真幸好,牠说的话对方训练师没注意到;也真幸好,即使被注意到亦不会听明白,否则不发火痛骂-指责牠才一只PM,居敢这般看人低才怪……开始回忆,来到位於常盘市PM中心的过往,一共遇上三名训练师;路上,共开起七场对战。虽是场场皆胜,却也依然没有,对於她临场指挥的能力,了解到多少。不过我知道了:那不是重点,我清楚重点在於皮卡丘对我的演示讲解。的确,牠令我知道了不少有关於战斗的事情。虽然基本,但却丰富;虽然简单,但却深刻……突然惊讶地贯通一切、洞察一切,我得到了一种醒悟、一种赞叹、一种首见地,叹为观止的训练作品……真的,是不简单。

  本来始终以为,皮卡丘只不过是作为第一只,被她收服且深爱她的PM罢了。听着牠多次自信、多次简单深刻的反覆引导,才惊觉发现:原来牠其实也是位训练师──!做为训练师的基本技能,似乎牠都已经拥有、已经懂得……是天生的吗?不,不可能的,牠一定也是受过训练,才可能会懂得、拥有这些。尽管牠的这些,还未达小纹的这些。然而,却已可帮到她,分担掉部分的细节、部分的琐碎、部分的简单事情,例如过滤对手、例如引领新夥伴认知基本的规则……说不定连对我的折服,也都是属於那些事情。能够把PM训练到这麽样实用、这麽样与自己接近,犹如多出另一位自己的存在形式,也只有叹服、也只有仰望……我听着牠这时用还未达小纹水准的观色断意,对沉思的我安慰与激励着:不担心战斗的可怕,因为她一定还会对我进行更踏实的训练……。

[ 本帖最后由 奇克叶 于 2008-10-25 21:34 编辑 ]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230490
帖子
1096
精华
0
积分
926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8-10-24
发表于 2008-10-26 00:07:10 |显示全部楼层
心理描写的很到位,很逼真啊.........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UID
230450
帖子
193
精华
0
积分
97
BP
0 点
阅读权限
30
注册时间
2008-10-21
发表于 2008-10-26 07:25:45 |显示全部楼层
目前所遇到的灾难哪些不是人类所造成?
【爱是需要激情的。】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0-26 09:24:34 |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激情小宅男 于 2008-10-26 07:25 发表
目前所遇到的灾难哪些不是人类所造成?

目前应该都是,不过有些则是隶属人类的pm们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1-2 00:33:39 |显示全部楼层
十七、技长

  更踏实的训练,是什麽呢?在常盘市的六天,让我明白了一切。小纹开始对我进行,另一种别於先前训练的训练。或许它并不叫训练,而叫做开发、深入地入开出属於我这只PM独有的一技之长。带着我到市区近郊的草坪上,对於她所认定我拥有的天分,进行集中的训练与开发。

  理所当然,是很简单的道理:一般的绝招,我会、别只PM也定会。强弱,唯有取决双方个体能力的增长-那是我的劣势。身为一只草系PM的我,既没有钢系般的坚硬、灵系般的飘渺,也没有超系般的异能、飞系般的俯视,唯有的仅是一点点……在丛草间的地利,只可惜它不常见於战场,无可倚靠、不足倚赖。那麽,是只能够像其它弱小PM一样,於华丽大赛上作秀了吗?是只能够用华而不实绝招,去卑贱的取悦於人、於众了吗?我臆测到答案:假使是肯定,她也将不会使我来到这里了……。

  听着她的阐述。从她希望能够……令我明白的阐述中,我从已知的劣势,听到未知的契机、属於我的契机。一般的PM绝招其实都变化单调,只有依赖训练师的临场发挥,可惜长时间持久战的机率却是微乎其微,很少有空闲时间得让训练师发挥。因此仅有战前的训练才可改善,然而PM即使经过训练,若没天分也变化不过三五种。这样即使经过的战斗再多,实力长进也不会太大。

  「……因此,菊草叶我希望你能够知道:我并不是以利用你们PM去不断战胜对手为目标的训练师…… 能够让你们实力能够成长,才是我一直以来始终所追寻的目标,也才是身为你训练师的我应该存在的意义──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容忍接下来我对你进行训练的严格与辛劳,让我能够负起对你潜力绝招开发的责任。」

  听她这麽样说道,我露骨怀疑地点了下头。为此,做出了回应。始终还是认为,战胜对战应该才是目的-真的?会有这样本末倒置,完全为了PM的训练师吗?还是,只是要更令我顺服的华丽谎言呢?忽地想起,皮卡丘牠曾对我的期许,希望我能够称她为主人,而非直呼其名的期许。尽管已表示过不会迫我这夥伴要对此就范……而会等到我的认同心甘情愿为止,然而自己却是心里清楚:那个对现实口头的不断自欺,依旧只会越来越微弱、越来越疲累。感觉已经开始松动,幻想着假如、假如那些话是真的话,或许自己也应该可以……没必要再坚持了吧?

   也许,是为要让幻想消失;也许,是为要让自我,不再疲累於坚持。细细观察着,她在见到我对她的话,表现出一种露骨怀疑後的反应,却惊讶地没有发现预期地恼怒、没有发现预期地心虚、没有发现预期地尴尬、没有发现预期地任何会让幻想消失的一点蛛丝马迹。反而只惊见到自信、只惊见到定能够达成的微笑。我再次看她走近蹲下、再次地轻抚我的叶子,也再次对我述说着未来,一定会让我相信的誓言。

   现在,开始想着,或许自己应该也终於是知道了:从与其它训练师,做比较的观点来说,她的确是位值得称为主人的PM训练师。尽管自己也成为训练师,也绝对是无法如她一般称职,对於PM能够付出这麽多爱与耐心。突然感觉心头一松,也许是了解自己,不会再为坚持而疲累了吧?表面,有些因为惊讶而呆愣着,缓缓对着她点头。心中,则对皮卡丘的期许答应:好吧,就把最後坚持,那该让出却留私的一点东西,都让出吧……彷佛是看到了,在她身後边要助我做训练的牠,於平静中所露出的那抹喜悦容颜……。

   再来听着,主人继续对我解说:其实我是幸运的,叶体的组织发育,较一般同类来要优良,因此能够学会藤蔓鞭、寄生种子、生根、自然力量等,其它同类不见得能够学会的绝招。在目前,我会的全部绝招中,对其藤蔓鞭的掌控,拥有最高的天分。这使我联想到那时候,过往她发现我不自觉以藤蔓鞭,拟手来取物的兴奋,一切就都明白了。

   还从来没想过-PM的训练,学问竟如此广大。曾以为只要通过不断的战斗,就能够使PM变强。然而,现实却未如此简单。的确地,通过战斗,能使PM变强。不过,主人却称那是最慢的方法,她一直都认为训练才是主轴,战斗只是验证,而不是做为增长PM们实力的本身。从她对我训练的投入程度,也印证了这点。可以揣测、也可以联想:或许在这个世界的过往,应该也有许多的PM大师,留下不少对於PM的训练方式吧?

   单一绝招的启发性训练,是主人所承袭的方法。内容是以一招主绝招,搭配其它次绝招,发展绝招的变化性,以提升PM的实力。道理简单,即是从PM所习,那些众多绝招中,找出一招,最有发展潜力的绝招。接着锻链,直至出神入化。接着熟习,直至随心所欲。接着训练,直至领悟如何以该招为主,并与其它配招融合,产生更具变化与威力的绝招组合。

  能够推论出:或许世界上,是没有一种完美的训练方法。因此,即使想到主人的方法,以训练比其它PM更长的一招之长为目标,到时候若遇到拥有绝招封印绝技对手时的危险,还是欣然接受、认同了她的方法。至少,比较於从没想过这问题的我,她始终还是高明了许多。

  可以类比,对於皮卡丘的铁尾绝招,藤鞭却显得更为复杂。铁尾绝招属性,仅有速度、力量及方向这三要素,速度和力量成反比,按照细部力量,控制运聚的不同,速度不同、功用与威力也不同:聚为点,可为刺;密为线,可为斩;分为边,可为棒;泛为满,可为砸。至於方向,顶多四面八方,搭配高速移动、影分身、闪光及一些电气系绝招等次要绝招,亦不会超出一百种变化。

  不过藤鞭的变化,却未如此简单。若未来通过对於平衡感的训练,我就最多可动用八道藤鞭。即使现在,也能直接动用两道。其中,每道藤蔓的交互关系,就会形成藤鞭的鞭势,它和速度、力量及方向,甚至与缠住对方的扭力,都会发生交互作用,再配合剑舞、还击、居合斩与百万吨吸收等副招,将会有数百种以上的变化。
  
   开始,能够深深体认,她往训练师顶峰,进行迈进的决心。未曾进行对PM训练技术的深入探究,我想是不可能有办法,可进行这种对於PM的训练。看着她努力用各种方法,想要令我领会对於鞭势意义的模样,以及她在我以藤蔓同皮卡丘试招,确实地证明我的理解後。那雀跃喜悦的样子,使我开始感受到了,她的认真、她的投入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1-8 23:09:44 |显示全部楼层
十八、忘却

  「开始吧──菊草叶。」

  听令,我应了一声,照着初次的理解、照着她多次修正、要我理解的理解。形式依旧,如同刚刚只用一半力速供她细观修正的形式,全速地将两道藤蔓转弹簧状、紧紧压缩、各成四十五度角倾斜,接着鞭头便朝皮卡丘弹射出去。此时的此刻,对於自己藤蔓,视觉上却已经消逝,只剩下了感觉的存在。我感觉着它们,正用难以想像的力道刺出。由於知道自己鞭头上的锐与硬,便依旧是升起对於皮卡丘的担心,即便已得到牠自傲的保证:牠是绝不可能会於我试招的过程中受伤,并得牠多次告诫我务须完全听从主人的指令,多做顾虑只会降低训练成效。

  「磅、磅!」

  「皮卡丘,怎麽样?」

  「皮卡──不错!击中的位置已经完全相同了。我想若没有全力防备,一定可以就此刺入肉内,只不过差别在深浅上而已。」

  听着,皮卡丘对主人与我的回应,牠那集满力量的铁尾似已变得凹陷,但却见牠欣慰的边说边向主人点着头。在多日以来,集密不断由早到晚的训练里,每当完成一种实现後,都会重复看见牠的如此……尤其是当牠听到,我对主人称呼的改变後,变得更是如此。

  偶尔,会感觉的、偶尔,会查觉的,是一种微妙。微妙的也许、也许的微妙,是牠的照顾,似要更甚於主人。一直以来,似只要我在,牠都会留有,三分以上的注意力在我身上。训练中牠总随侍於旁及时待命,以进行任何有利於我训练的行动。始终如一的发现,是对於我训练的成效,牠总是在意关切,甚至会有些焦急。主人指导的话,如果牠能理解,牠就会再解释给我理解;如果不能理解,牠也会很认真的去激励我理解。臆测原因:或许,是主人要顾及的东西太多、或许,比不上牠的单纯与专注吧?

  尽管牠能理解,而我无法理解的情况,是一星半点、寥若晨星。因为心灵相通的理解,理解的是情感;语言技术的理解,理解的是识理,始终无法同一而论。不过尽管知道如此,却还是不知道,为何自己却从没有阻止,牠那对我多此一举的善意。因为已经喜欢的听看,不管经过什麽样的变故,仍就始终延续、仍就希望多听多看,牠在解释时的声音与样子吗?虽然发现牠拥有做训练师的能力,还是感觉牠对我做这麽多的怪异。一直是不了解,这种怪异的原因,是为了牠主人?想增训练效果,甚想制造双重驯服的状态,以更增其驯服力度?还是为了当初被屈就,同牠收服回去的承诺?亦或是为我终於同意,愿服称小纹做主人的回报?想着,一阵悸动,来自於叶子。回神,再看到主人,於我前方蹲下。

  「没想到你这麽快,就把训练都完成了……我希望明天的道馆赛,能够更让你得到印证。」

  凝视我的眼睛,她期许地说道。我却如同,曾觉得天真可笑的PM一般,反射性的点头、反射性的应声、反射性的充满自信……突然惊觉凭什麽?为什麽呢?在常盘道馆,那位使终追求强大、不惜PM受尽一切代价的板木老大手上。他所拥有的PM们,真的?是我可为敌的吗?如果是训练师,或许我会有理由勇敢,因为立在战场上的并不是我本身,即使看心爱的PM受伤会痛、会难过,但最少被打残、打挂的终究不是自己……难道,是这个样子吗──?是在训练前,曾匮乏的自信,已给她灌满了吗?是在训练中,曾不习惯受的指令,已经逐渐习惯了吗?是在训练後,曾仅些许理解的情感,已经透过修正,而变得更理解、更接近了吗?所以即便怀疑,情感还是盲目;所以即便想抑,却还是不由自主;所以即便知道该回绝以免犯险,却还是无道理於她曾为我付出的种种──就算是那麽的有些,并非为我所想要的也是一样……。

  「夥伴你不用担心,我相信靠你目前的实力,定可赢明天这一场的皮。即使我是会顾虑自己,忍不住发声,害你对主人的指令分心,因此会待在球里面……但是,我始终是相信──你会赢的!」

  听牠信誓旦旦说道,却觉过於天真。尽管想问:若输,会有多惨痛?却又不忍,这样去扫牠所沉醉中的兴致……就算是知道,也只是自找怕吓,一点用也没有……该面对的,始终无法逃避。看向天上,夕阳已经消逝,发觉自身似有些茫然,随着牠和主人,再一次的重覆,将我引领回PM中心……。

  翌日的那天,是第十天。走在常盘道馆门外,看着这栋新建、模仿古雅典神殿式的白色建筑,我知道,首次的对战,将在其内展开。散漫的神圣氛围,却隐隐唤起,心底的不安。忘了什麽?寻想,却无有头绪……藤蔓鞭的进阶运用,在这几日以来所通过不断的训练底下,也已经能完全掌握它的用法。随心所欲、万千变化地,操控这两道藤蔓,并不是问题。虽然也是忧虑过,板木的深不可测,及可能拥有的超梦。却不知为何?始终相信,他并不是一位,没有格调的人。不会为了场小小道馆战的胜负,以及一只幼弱、克制他擅用属性PM的菊草叶,而想去蹂躏虐待或动用卑鄙手段来得胜。或许,这是在过往动漫中,他对於我的记忆,所积累之下来的先入为主吧?

  尽管,忧虑已经消散,却还是不安。到底,忘了什麽?首次,站在黄土的战场上。沐浴在对面,高台皮椅上板木的轻视目光下;沐浴在身後,主人的坚信目光下;沐浴在前方,对手铁甲犀牛的冷酷目光下;沐浴在侧方,裁判的无情目光下。到底,是忘了什麽?为什麽这个直觉,会越来越强?为什麽?它会在战斗开始的宣布下,紧扣住我的思维呢?

  「铁甲犀牛失去战斗能力,真新镇的小纹获胜!」

  裁判宣布声传来,让紧绷的直觉松懈下来。由於牠速度太慢,似头水牛般迟钝,任我不断拿叶刀或藤蔓招呼,但却都没有一招,能够攻击的到我。过程中虽板木令牠,用岩石爆击做掩护,搭配突进对我发动逆袭反扑,但好在遭主人抢先看破。通过指令使我有惊无险的,以高速灵动的藤蔓,尽数挑开牠击石所弹射的岩块,然後缠住牠的背上脊骨做施力点,回避过这个可怕杀着……接下来,就大局已定了。

  「不错。我承认……我是太轻视你了。不过我既已说过『虽我有五只PM,但只要你这只菊草叶,可赢两场就算你赢』的话,也就不会改变。因为我还是会让你知道的:凭这样,就敢挑战我……你还是太天真了。」

  听着板木冰冷的话语,主人无惧、信心依旧……但我却有点无奈,知道要再一次面对,一只立在眼前的豪力-并且,忘了什麽的直觉,再次缠绕住我的思维。不过这次,我却撇了下头,将它甩开,索性地决定:不再理会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1-9 11:17:37 |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火恐龍 于 2008-11-9 08:10 发表
对了,奇克叶,你可以在首页给个连接,不然找回前面的看就有些困难了......


我挂我备份文章部落格的连接,这样子找前文看应该就比较方便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1-15 20:58:03 |显示全部楼层
十九、代价

  二次对战,开始时,一切都很顺利。灵用藤蔓破解集气後的飞踢,令牠攻击不成反失焦,重摔於地上。能从指令中感受到,主人那达到高点的气势……或许是气势连动,而反射指令;也或许是自保心切,而理所当然。似身不由己,唯有步步进逼、唯有鞭蔓疾走势若如雨、唯有紧咬不放而穷追猛打,只为不让牠再站稳脚跟。听到训练时常伴耳侧的飞舞鞭音急啸呼嚎,又多加上跟前场相同的炮声霹雳啪啦,再度混杂成一片令我不安的鬼哭神号。此情感的反馈,令我只有抽的更猛也更卖力,迫得牠只能够瑟缩在地上。勉强地、艰难地、支吾地用双臂抵御着我那两道,不知会从何方抽打而来的藤蔓。

  或许,对上牠是必然的厄运。或许,由於牠并未像铁甲犀牛般-被板木训练良好,不管受什麽样的攻击,眼内永保持着冰冷。刹那的瞬间,当从牠那对双臂中,露出哀痛的眼脸,印照到我瞳孔内时-忽然,一阵扭扯,在心上、在脑中、在浑身紧绷的神经里撕裂。联想,牠或许也有跟皮卡丘的一样过往:曾受板木不人道的残酷训练,然後被勒令上斗场……更是无奈、更是痛苦地乘载,我那些施予无情鞭蔓的狂抽猛打-因此,才悲哀、才痛苦、才泪流。

  对此回盼,主人投入的兴致自然不值一提,然自己却只为自保,却就这样对着毫无怨仇的牠……曾喜欢PM的心,此刻到底去哪里了呢?还是说,这就自己所喜欢PM的真相?与其说是喜欢PM本身,倒不如说是只喜欢看PM的战斗发泄压力?回想动漫中小智的相同表现,我茫然对自己质问,却是无解、只有无解……罪恶感、自责感、歉疚感突然爆冲入脑,浑身一阵颤抖地如遭无形巨槌砸中,使得本猛烈无隙的鞭势突缓,乍现了让我跌落地狱中的破绽。

  或许,忘了什麽,就必须付出什麽代价。或许应该、或许理所当然-这一刹那,板木突如其来的指令,为我该付还未付的代价,开了端……。

  「就是现在──扯断牠的藤蔓!」

  没错,的确忘了。成为PM遭收服後的至今,确实忘了受伤、忘了受痛、忘了与死亡为邻的恐惧。作为一只PM,却不曾为伤哀鸣、却不曾为伤哭嚎、却不曾为伤惨哑嘶吼,却不曾-为伤面对生与死的代价。今天,终将要一次付清……惧见自己一道藤蔓,就这麽被那只豪力突地双手抓住,仅见牠当下双臂一张,便将我的延伸给活生生地扯下一段。在绿色汁水从中喷出的刹那,剧痛同步地传回脑中──刹那之间,只存有一种错觉:是手指被活生生给扯掉的颤栗感……脑中一片的空白,此刻只记得惨叫、哭嚎和哀鸣,主人再下达的补救指令,却都听不清了……。

  ……如果,能够听得清楚些的话,或许就不会变成这样。倒在地上感觉快要断气,离死亡似乎仅差一线般-虽努力想要呼吸,却每吸气一口就剧痛一下,全身不断颤抖、冷汗直冒、涕泪横流;甚至就连嘴边喀出的血水也无力吞下,只得让它缓缓沿着……快要吸不到气的嘴角边流下。第一次的觉悟,什麽是叫做生不如死-就是现在,宁愿当场被牠砸碎脑袋死去,也不愿活着受此剧痛的那种可悲感觉。藤蔓被扯断後,再受牠百万吨踢腿踢飞上去,紧接惨遭交叉刺击的蹂躏摔下,最後再接上爆裂拳一拳加速-全身给轰飞撞在地上,得到骨断数根、挫伤无数的下场。

  在刚刚的瞬间,鞭下留情的豪力,却是如此的无情,施加地这些猛招,一气就呵成了。整个过程痛到想叫,也不及叫出。现在只能够感觉,自己像块肉片般,不断呼喘、以及瞪上布满血泪的眼睛……持续地颤抖、眼睁睁地看着,主人焦急的奔上前将我给抱起。

  「菊草叶……对不起……。」

  她为我喷洒伤药。本来,因为她所造成我的下场,而燃起对其的十分怨恨,却又遭她流下的眼泪,给扑灭成三分。有所承认她的确是一位,优秀的PM训练师。能够懂得,PM的失败,是更要比胜利,付出於多倍的同理心。皮卡丘那些轻而易举的胜利,她顶多称赞一两句、摸头一两下罢了-但却懂得为失败的我,花掉更多的心力,用真情的泪水同我慰藉。

  再次体认,PM战斗简直就是场,专带给PM们的噩梦。不论胜利,亦不论失败,其实都只是被人类所虐待的可悲受虐者-要不是无力抗拒、要不为增强力量,也要不因报偿她努力帮我增强力量的代价。可以肯定,我亦绝不会想要来这里,如此施予、如此承受着这样的噩梦。忽然间,又回忆起来。为什麽?先前,那只铁甲犀牛能够如此,遭到我藤蔓无数下的无情鞭笞,却还是始终能於眼内保持冰冷呢?是泪已哭尽了吗?是痛已喊哑了吗?还是已经完全绝望,不管做什麽,所得到的回应,亦都只有,牠主人的冰冷了吗?此刻牠主人冰冷地声音,再一次的传入我耳中。

  「你的确应该对牠道歉,为你以为牠能战斗的天真而道歉。PM训练师本就该有能力明辨哪些PM是能够战斗的强者,而哪些PM是必须舍弃的弱者。尽管在战技方面牠很有天分是位可战的强者,可惜牠的心却注定只能够让牠作为战场上的羔羊。派出我还没训练成熟的豪力,就轻易引出牠的破绽,只要一有破绽,就只会越来越大而无法弥补。你也都看到了吧?接下来牠内心所反映出来的破绽,是多麽样的大。这就是你指挥能力再怎麽样优秀,也都绝对无法去弥补的地方了。」

  板木冷冷的说、残酷的说,没一丝得意,亦没一丝高兴。当然,他更没有一丝歉疚,以及一丝的同情。有的,只是将一面残酷的现实,冷冷摊展在她与我的眼前。听言,主人却不气馁,只见她头顿了一下,抬起泪未乾的面颜,迎向板木坚决的展开回应。

  「……所以我就应该……放弃牠吗?如果只挑择强者进行训练,这样子的话做为训练师还有什麽价值呢──?也许我真的很天真,只看外在的强度,就以为能够战斗而害得牠这样……可是我绝不会认同──牠必须要舍弃……只要牠有一丝机会、一丝渴望,做为她训练师的我都必须要竭尽所能,以让牠拥有作为战斗的能力,因为我始终相信……这样子才是我做为训练师价值的所在──!」

  是如此的相似,我再度联想起来,那时候的皮卡丘,所回应於大嘴雀的行为。牠那时候的姿态,是与现在的主人一样,满载是坚定与执着。果然是很正确,跟训练师最亲密的PM,以及跟PM最亲密的训练师。在这两方之间,是拥有性格的最相似,果然是很正确的理论啊……呵。泪光中的努力,努力想要苦笑。心想着,自己大概也只有这麽般,或许才可能回避得掉-此刻身心所乘载的剧烈痛楚了吧……?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Rank: 6

UID
85
帖子
341
精华
1
积分
541
BP
0 点
阅读权限
60
注册时间
2004-7-24

神奇宝贝信息

 神奇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双子宝贝图鉴:0 (GT 0)
 宝贝养成成就:0 (0 Pts)
发表于 2008-11-22 22:37:20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二天 训驯的二步

二十、问答

  「呵──是吗?难道你不会担心你的坚持……倒头来反而毁灭了你所坚持的目标呢?就像不计一切困难,都要建造庇护所以保护其它流离失所者的人,最後却目睹了自己所造的成就崩塌,而造成更多本欲保护人们的死去与痛苦……到了那时候你又该怎麽样面对呢?难道你也不会担心你的坚持……可能会迷失方向反而去伤害到许多本不会被伤害到的无辜呢?就像一位身在白色城楼中诚挚要保卫神的守护者,最後却在与罪恶的战斗中混淆了准则,反而连那些神的无辜信徒也都给滥杀掉而又无法自拔……看到了这刻你又会否认为这样的坚持是毫无意义的呢?」

  板木说着,在他那语言的冰冷中,透出袭许无法摆脱的浓烈绝望。突然间感到怀疑,也许……他可能也是想要去保护PM的吧?於黑暗中建立一座庇护所,以让已陷入黑暗中的可怜PM,免再受着流离失所之苦吧?只可惜他曾努力建造的庇护所,却变调成了一座於黑暗里的真实地狱,蹂躏又蹂躏着众多PM们。他想要改变,却已经是无能为力了。

  「或许……板木先生你的疑问是有可能的,可是在崩塌前、在混淆前,不也都是曾经因为它而庇护与守护吗──即使最後没有办法……能让它永久保持不变,但是只要曾经存有……我觉得这样也就已经足够,值得付出一切努力去坚持它!」

  「呵……你叫做──小纹是吧?谢谢你让我知道,原来还有你这种人的存在;原来,没有人是孤单的……你走吧──赶快将你的菊草叶送去治疗吧……相信我们可能不会再见面了。不过我还是很高兴……能够曾经见到过,像你这样的年轻训练师。」

  说着,本来始终冰冷的板木,竟轻轻微笑了一下。那是种突然发现什麽,而由衷而发的快乐……如果照着怀疑,大概他终於找到,另外一位与自己拥有相同心灵的人。因而感到高兴,即使已经很晚,甚至可能,将要死去,但是那样也就足够了吧?

  这时,主人开口欲言,似想再追问下去,然而我伤重的身体,却不再这麽允许。尽管皮外被喷了层伤药,却还是填不平皮内的伤痛。腹部-那多根被交叉刺击,给蹂躏断裂的助骨,促不及防地倒插入肉。剧痛-令我惨叫一声,喀出一口鲜血。至於眼前,一片乌黑,我昏了过去……。

  雷声响起,是炎炎午後,常听到的熟悉声音。一度曾以为,自己中从梦中,苏醒回人类。弯了下身子,却是遗憾,没法摊开躺平,只能侧卧。这种遗憾,雷雨声使它填满,泪水使它疏溢。突然间,我得到声音的呼唤。睁开眼,只见皮卡丘,牠立在病床上,於我身旁关照着。

  看我苏醒、牠向我道歉,跟主人一样,冒似快流泪的样子。可是我却不欲再见一次,这种也会令我自己也感到痛苦的行为,便出言制止了牠、同时也止住了自身的悲恸。大概因遭我道破心里,牠显得有些尴尬和恼羞成怒。尽管经过在研究所中那次的冲动攻击以後,牠就似乎一直对牠自身的行为十分克制。然而经过相处一段时日之後,还是发现可从牠尾巴的反射性动作及其毛发状态上,得以容易地了解牠在每一时刻的大概情绪。

  接着向牠提起其与主人的相似性後,牠倒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……那是牠少数能让我觉得天真可爱的样子:此外通常牠多是表现得很有自信,似乎总能够知道一切的权威模样,尤其是在战斗和进行训练的时候更是如此;此时瞥见牠脖子上那块主人为牠配上的磁石,又令我联想起来-在那个时候牠跟现在的样子,实在的一模一样。

  那时候是来到常盘市的第一天,可能大木博士是为要封口而要求主人答应:不把皮卡丘在他後院被他称作『管教不良』的大嘴雀,给杀成重伤送入PM中心一事传出……於是便派小健带来一盒磁石,供主人她挑选一枚给予皮卡丘做配带以兹其弥补。虽对认同她对PM训练领域的敬业专精,但却对她於人事的领悟力并没有什麽指望。果然,她的确没想到那麽多,甚至很是感激……见她恳切应承接下东西的样子,似乎有种看不下去的感觉,要为她遭大木博士的摆弄而暗叹。

  尽管先前完全看不出来,但当主人将她选的磁石挂戴在牠脖子上时。我还是立即地发现到:原来牠竟是只母的皮卡丘-那枚雕制与上色皆算精美的花型磁石标志了一切。跟现在一样的反应,在那刚戴上去的时候,面对我诧异的目光牠的确有点不好意思,却依然虚张权威表示饲育屋外PM的性别并没有任何意义。那也的确是事实,大多数的人除非有需要PM生蛋,否则就不会顾虑PM的性别如何。一视同仁地很是公平,关於这点也只能够点头称是。

  「不、不要说那种奇怪的话皮──我只是只PM,再怎麽相似也不可能能跟主人一样。」

  又是这样子,虽有些结巴但总是能理直气壮,说出难以反驳的话。我仅管依旧觉得可爱有趣,依旧想要再多逗弄牠一下,但却怕以自己身分会遭不悦地牠给修理。回忆过往训练时牠都对我爱护有加,会尽量避免伤害到我或让我受痛,然而推想若牠真要让我受痛的机会其实是多不胜数的……况且还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──难道这次因同情与失控的战败,自己真不会受到什麽样的教训吗?很清楚主人并不是那种会放纵PM的训练师……想要知道疑问的答案,只得抓准机会和牠展开问答,再次面对难以面对的现实……。

  我问:躺了多久?牠答:一天。我问:多久治癒?却听牠竟答:再一天。再一天!差点就叫了出来。本是认为受这种重伤,至少躺上十天半个月,却居然不到三天。难怪PM会有本钱被人类这样玩弄,是因为很难玩死的吗──?我想起来研究所内那一只小巨鳄,也许牠才是最幸福的吧?虽然牠诞生在一个不甚良好的饲育者手上,任牠生病发烧却不给救治,最後害得牠成为现在──那副半痴呆的可悲样子。可是牠本身却再也不会感到痛苦,任其殴打、辱骂、虐待都不会……唯有让旁观者为牠悲泣,仅此而已。

  我问:失控的伤,严重吗?牠沉默,跟当时被大嘴雀点出要害时一样,然而这次我却无耐心接受等待,高声地再次追问:严重吗──?看牠勉强摇了下头答道:那只算轻伤。初次乍闻的残酷现实是惊惧,二度肯定的残酷现实是绝望,对於它们我始终并不聪明,只懂得用泪水与哭泣来排遣。听着皮卡丘焦急地忙说许多安慰我的话,却只更觉得自己可悲。那是受一只比自己还龄幼的PM安慰,所感受到的悲──想要去问:为什麽?自己会沦落至此啊──?却不知到底应该对谁去问……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

UID
230788
帖子
2
精华
0
积分
1
BP
0 点
阅读权限
10
注册时间
2008-11-11
发表于 2008-11-23 15:24:51 |显示全部楼层
“只要曾经存有……我觉得这样也就已经足够”这句我真很喜欢。
其实训练家和训练家的训练观念不一样,LZ写的小纹确实是个善良的训练家,认为应该把弱小的PM训练变强,但是并不太知道放弃。此文章也显出了阪木优胜劣汰和精神为上的观念,有很强的战斗心方可以上阵。而其冷酷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些许悲伤
已有 1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
奇克叶 + 1 这个回复水准不错

总评分: 人气 + 1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我们
*滑动验证:

Powered by Discuz! X2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回顶部